博猫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金丰廉韵>> 廉洁文化>>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儿时的自行车

作者:春桃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9日     

在我40多年的记忆中,童年是一个值得怀念和回味的年代,关于自行车的记忆更是如此。

最早的自行车,我们当地农村都叫它“大水管儿”。这种自行车车身是用几根水泥管似的钢棍焊成的,外加两个车轮,一个胶皮做成的车座儿,车闸由骑车人的鞋底儿充当,停车时用随车带的一根木棍往侧面一支,就大功告成了。孩子们学骑车时,家长不放心,怕“大水管儿”砸坏孩子,就在车后架横捆上一根大木棍,这样车无论向左还是向右倒,都能被木棍支住。因为横放的木棍需要的空间较大,所以当年我们需要去宽敞的打谷场上学骑车。想来也很壮观,宽阔的场地,一群十来岁的孩子,每人推一辆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自行车,最有持色的是每辆车后尾还都横着一条大木桩。在宽阔的场地还好说,一旦遇到窄胡同,那可真要急出一身汗呢!横进竖进都无法通过,可木桩被大人绑得很结实,想解下来是不可能的。那时我们最大的理想就是能有一辆轻便一些的车子,好去掉那根木桩。

我是小伙伴中最荣耀的一个,刚学骑车的那年,父亲托人找关系买回了一辆崭新的“永久”自行车,一群小伙伴围着我家的新车看个不停,那架势比现在谁家开回一辆“宝马”都热闹,在他们的怂恿下,我提出了推车到外面转两圈的要求,可是话还没讲完就遭到了母亲的反对。从此,那辆自行车便被母亲打扮得花枝招展,宝贝一样“供”了起来,只有去外婆家的时候,才肯推出来骑一下。弟弟坐在车前横杠上,我坐在后架上,由于车身太高,父亲只能紧蹬几下,后伸腿从我头顶掠过才能坐在车座上。为保证自己的安全,看到父亲腿伸过来时,我要赶紧趴在车座上,否则就有可能被车技不精的父亲踹到车下,等父亲快要落座时,我还要眼疾“头”快地直起身,否则又有被屁股坐住头的危险。尽管坐趟车要在伙伴们羡慕的目光中一路“飞”走。

这辆“宝贝车”后来成了我上中学时的“坐骑”,当确信自己已拥有这辆半新的自行车时,我欣喜若狂。可很快问题就来了,因为个子小,尽管车座已被降到了最低,可我坐上去还是够不到车蹬,只能屁股骑在前车杠上扭来扭去,这样没几天我的屁股便磨起了几个大血泡。母亲心疼得落了泪,发狠似地对父亲说:“给孩子买辆小点的吧!”几天后父亲就从城里带回一辆半新的“二六”式轻便自行车,同伴们看到我漂亮的坤式小车,纷纷央求家人也要买一辆,结果都遭到反对或训斥。

初中毕业时,我算了一下,这辆买来时已是半新的自行车,三年来奔驰了近1000公里,完成自己的使命后,早已面目全非了,父亲重新拾掇了一遍,便成了他下地干活的交通工具。当然,更多的时候它还是静静地停放在我家的厨房里,见证着我家的岁月变迁,见证着历史。

?

录入者:wjw 编辑:wj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