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猫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金丰廉韵>> 暮鼓晨钟>>正文内容

一次正常的职务调整后,他慢慢沉沦——黑龙江省甘南县公安局原政委王敬东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作者: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1日     

从年轻有为到升迁无望,从踌躇满志到心灰意冷,从昔日翘楚到身陷囹圄……究竟是什么让黑龙江省甘南县公安局原政委王敬东改变了人生的航向?回首王敬东的人生轨迹,我们或许不难找到答案。

王敬东,1967年生,1991年参加工作,200912月任甘南县公安局政委至案发。

2018624日,齐齐哈尔市纪委监委对王敬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王敬东违反政治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涉嫌受贿犯罪;违反法律法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

官迷心窍难自拔 轻信谣言身沦陷

王敬东于1991年从齐齐哈尔师范学院生物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拜泉团县委工作,成为一名让人羡慕的国家公职人员。

当时的王敬东意气风发,一心想在岗位上干出一番事业,通过不断努力,积极上进,他得到了组织的重点培养。2002年王敬东升任拜泉县公安局政委(副处级)。

“我当时在全市范围也算是比较年轻的处级领导干部,可以说令人羡慕,让家人自豪。”王敬东提起当年的往事,言语中仍然带着骄傲和自豪。

然而,2009年底发生的一件事,让王敬东的思想发生了转变。

那一年,全市公安系统领导干部进行大面积调整,王敬东自认为在县区公安系统中资格比较老,工作能力和业绩也不错,此次干部调整,自己应该很有希望提拔。

正当满心期许之时,一纸调令却让王敬东的提拔梦落空了。根据组织安排,王敬东从拜泉县公安局政委岗位调任到甘南县公安局政委岗位工作。

那段时间,王敬东寝食难安,迟迟不愿到新岗位就职,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次调整,很多比自己年轻的都被提拔重用,我想不通,更心有不甘。最重要的是,此次调整不提拔也就算了,反而将自己从一个大县调到了小县,明着平调,实为暗降。”

王敬东从此意志消沉,一蹶不振。看着比自己年轻的干部得到提拔重用,总觉得自己没面子,抬不起头做人。每次到市局开会,他总是坐在最后一排或者角落里,特别怕别人跟自己打招呼或者被别人关注,有些本该他参加的会议,也经常借故躲开。

王敬东把不能升迁的责任归结到组织的不识人,归结到自己家庭出身不够好,财产不够丰厚。此时的王敬东已然认定,自己就算工作再优秀再出色,也不及一张大额银行卡,更不及有个好靠山或者“能人”的一句话。

一次饭局中,一个“能人”王某进入了王敬东的视野。王某自称认识省某重要部门的领导,凡是仕途晋升或者承揽工程项目上的问题,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解决。

饭局过后,王敬东多次与王某联系。当王某了解到王敬东升官心切时,信誓旦旦保证一定会帮忙解决。王敬东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他要抓住机会“临门一脚”,为自己仕途“画上一个感叹号”。

此时的王敬东完全被王某的花言巧语所蒙蔽。王某忽悠王敬东要想达成心愿,需要一定的“活动经费”。为了筹措这笔钱,家境一般的王敬东开始向家人、亲戚和朋友借钱,甚至逼迫下属将钱借给自己。

一位基层民警被逼无奈将10万元钱借给了他,这笔钱到了王敬东的手里,就如泥牛入海。这位民警去世后,其爱人多次向王敬东讨要,王要么躲着不见,即使见面也闭口不谈,就是赖着不还。最后,民警的爱人将其起诉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当地造成很坏的影响。

为了能尽快凑足这笔“活动经费”,王敬东还要求10名基层民警为自己担保办理贷款,每人的数额都是最高上限5万元。有的民警本想自己贷款买房结婚,但在王敬东的威逼利诱下,只能无奈就范。

据王敬东交代,自己陆陆续续送给王某折合人民币80余万元的钱物用于跑官买官,非但职务没有任何变动,反而为此债台高筑。而替他担保的基层民警因无法按时偿还银行贷款,个人银行信用受到损害,被动地成了“老赖”。

面对各方的催款压力,王敬东如坐针毡。他一面赌咒发誓安抚借款人尽快归还,一面东躲西藏避免与借款人见面。

按理说,从事10多年公安工作的王敬东,不应当仅凭骗子的一面之词就将几十万的钱财拱手相送。是什么让他如此糊涂?说穿了,还是“官迷心窍”越陷越深。

东扯西拉只为钱 不惜以身去试法

如果说对权力的渴望让王敬东迷失了心智,那么对金钱的贪婪则令他彻底疯狂。

王敬东妻侄女婿陈某某是拜泉县当地的“小混混”,曾因开设赌场、招摇撞骗被公安机关拘留过2次。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人,王敬东没有加以劝诫,反倒充当陈某某赌场的“保护伞”,与其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两人一个台前,一个幕后,拉开了敛财诈骗的帷幕。

20158月,陈某某以王敬东能够帮忙承揽甘南县某工程项目的名义,向欲承包该项目的田某、扈某索要80万元“活动经费”。20164月,陈某某又以帮助承揽某小学工程为由,向田某索要80万元项目“运作经费”。仅这两个项目,王敬东就将160万元收入囊中。

由于项目资格审核严格,招标审批流程规范,王敬东请托的几个人都婉言拒绝,投标以失败告终。至此,田某、扈某才意识到王敬东并没有能力运作项目,便提出让其退回先前所收钱款。

然而,贪婪的王敬东怎么可能把吃到肚子里的钱再吐出来?王敬东告诉田某、扈某,这些钱先放在他这里,作为下次工程项目的运作经费。直到发案前,王敬东也未能承揽到任何一个工程项目,所谓的“运作经费”除部分用于归还债务外,其余的都被他挥霍一空。

20164月,王敬东主动找到自己的朋友刘某,提出手上有甘南县甘南镇某工程项目,授意刘某帮忙介绍有意向承揽此工程的公司。不久,刘某将曹某、邱某介绍给王敬东,面对口若悬河的王敬东,曹、邱两人早已被其公安局政委的身份和其所谓的“人脉”蒙蔽,双手奉上100万元作为项目“运作经费”。

王敬东是如何运作的呢?他一方面假意帮扈某运作雨水工程项目,让扈找三家投标公司参与该项目招投标;另一方面,在明知三家投标公司已缴纳保证金的情况下,仍然欺骗曹某、邱某,谎称自己找到三家投标公司进行项目围标,向两人索要需缴纳的144万元保证金。为了将戏演足,王敬东还向曹某、邱某索要3万元标书制作费。

巧舌如簧瞒真相 东窗事发悔恨迟

面对组织审查,王敬东百般抵赖,要么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真相;要么串供伪供,订立“攻守同盟”,其“心无人民、对党不忠”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妄图阻碍组织调查和法律审判,借以逃脱法律制裁”的卑劣行径显露无遗。

被留置之初,王敬东依然嚣张跋扈,问东答西不配合,还以眼睛不好看不清文字、耳朵不好听不清办案人员宣读为由,拒绝在《留置决定书》上签字。

王敬东心存幻想,面对办案人员提出的质疑,他总以记不清、忘记了等理由进行敷衍塞责。

当办案人员询问工程项目运作经费的去向时,王敬东以全部交给“能人”王某承揽工程,手中有王某出具的102万元欠条和追讨王某欠款的起诉书等证据为由,妄图掩盖自己受贿的事实。经过办案人员多方取证,函询其他当事人和对欠条笔迹进行鉴定,最终,王敬东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经查,王某从未收取过王敬东的102万元工程“运作经费”,反而是王敬东在被留置前与王某进行串供,订立了“攻守同盟”。王敬东还嘱咐王某在有关单位找其谈话时,按照事先虚构的事实进行陈述,而王敬东提供的欠条和起诉书全部是其伪造的。

据涉案人王敬东妻侄女婿陈某某交代,为承揽工程项目,曾在20166月向王敬东送过80万元现金。在办案人员核实过程中,王敬东态度强硬,拒不承认收到过这笔钱款,还一口咬定是办案人员对他进行栽赃和诬陷。

王敬东心里清楚,这笔80万元行贿款是以现金形式给付的,而且是在办公室和陈某某单独见面,并没有其他人在场。并且在陈某某将装有现金的黑色手提袋交给他后,狡猾的王敬东把钱收下,又从书架上抽出三本书放进手提袋交给陈带走,声称“拎着包来空手走,怕影响不太好”。

再狡猾的狐狸终究还是斗不过好猎手。王敬东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只要不承认,办案人员就奈何不了自己。办案人员发现,王敬东办公室书柜内的书籍都是成套或者系列丛书,有一套名为《配套解读案例注释》的丛书本应有5本,而书柜里只剩下其中的2本,其余的3本则在陈某某家中被发现。在办案人员出示的证据面前,王敬东终于低下了头,他喃喃自语道:“这样都能被你们发现。”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回头迟。王敬东在忏悔书中写道:“如果当初自己不是‘官迷心窍’,不是‘利欲熏心’,安心做一名处级干部,生活会过的很好……现在,一切都没有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

录入者:wjw 编辑:wj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