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猫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金丰廉韵>> 廉洁文化>>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仰望天空那份寂静

作者:朱明贵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03日     

临近清明,我会于晴好天气伫立窗前,微微抬头,放眼远望天空,希望看见我那在天堂里的妈妈、哥哥还有我的爷爷、奶奶……

当然,我没能在偶有薄云飘忽,当下湛蓝清许的时空天际里看到他(她)们。也许,妈妈又拿着镰刀下地了,哥哥接到工勤员的电话又风风火火地骑上摩托赶去村里。也许,爷爷奶奶去向他乡,看望“过来”不久的小女婿。

每每在这样的时刻,天空总是寂静的,空寂得能听到万物的喘息,空寂得苍穹一尘不染。倒是仰望天空的人儿,心海中荡漾着掸挥不尽的思念,脑海里再现着先人们的音容笑貌。是所谓每逢佳节倍思亲?是所谓慎终追远,民德归厚吗?

想得较多的,是离去的亲人的好。比如我的妈妈,和天下所有伟大母亲一样,把她一生中的真情无私地奉献给了她的儿女,奉献给了我们这个大家庭,而自已却是风雨穿行,含辛茹苦,最终积劳成疾。我的妈妈是在我最小的一个弟弟新婚还未“满月”时查出绝症的,从查证患病到去世仅仅56天,可想她在查出疾患之前,为了儿子的婚姻大事,身心强顶着的是多大一份痛苦?妈妈走了26年,如今我的侄儿已是26岁的壮小伙,看着他我总会不甘地喃喃,好妈妈,你没过够呀,阎王爷再给你十年,也好让儿孙们尽尽孝啊!还有我的哥哥。哥哥走时是联村书记,一米八的个子,对越自卫还击时集结待命的军人身板,我曾在哥哥走后对我的好友们叙说过,我哥那样一个魁梧之人,就是用棍子打也得打上好久才得死的。然而,病魔却把他搁在了有生46年的半途中,从此不再进村入户为村民致富而操心,无需为在全镇率先完成某项任务而起五更睡半夜,撇下了同龄妻子未婚儿女以及白发老父,驻入亲人永久思念的天堂。还有我的岳父、岳母,天下伟大而多情父母的化身,虽然二老都是活到九十才离世,但老人视婿如子,对我们这班儿女的万般宠爱,千般呵护,在清明节这样一个思绪万千,忆念纷至的日子里再次抵达我们的视野,走进我们的心灵,承续起祖祖辈辈儿女情长的悠悠思念,筑成华夏经久绵长的浩瀚文明和千家万户一脉相承的情深意长。

仰望天空那份寂静,于思念故去的亲人时,何尝不是一次心灵的淘洗荡涤? 想想为国捐躯的先烈,我们无颜为烈士们用热血头颅换来的江山抹黑。想想为家过劳,染疾先逝的长辈,我们不该忘乎所以,违法乱纪,做蒙耻于家族的社会罪人。想想多少英年早逝的亲人、同学、朋友,我们作为幸福地活着的人,多么地应当珍惜拥有,热爱生活,明净做人,多多奉献?所以,在思与忆百感交集的清明时节,放飞我们的思绪,想人及己,善待生活,抵腐逐朽,做一个上对得起祖宗先人,下对得起妻室儿女,对社会有用,于文明有进的人,何乐而不为呢?

录入者:wjw 编辑:wjw